重要公告: fsdf sd f

  • 公司新闻

武汉高端家政月薪能达万元

楚天金报讯 图为: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熊坤,一直想开一家高端家政服务公司(记者邹斌 实习生葛宇飞摄)

  本报记者朱娟娟 实习生郎淑静

  家住汉口的杨女士怎么也没想到,她开出7000元月薪,居然没能找到一名“高级管家”。

  杨女士要找的“高级管家”,在业内称为高级家政人员,是集家务管理、家庭理财、娱乐安排等高端服务技能于一身的复合型家政服务人才。

  记者调查发现,有着2000多家家政公司、人力资源优势突出的武汉,这一行业迟迟未见升温。高端家政在武汉是何现状?其前景又如何?连日来,记者进行了探访。

  高端客户:

  开价7000元月薪难寻“高级管家”

  家住常青花园的杨女士今年37岁,是一名私企高管。由于丈夫是媒体工作者,且常驻外地,杨女士常年只得边工作边带小孩,加上还有父母需要照顾,虽聘请有保洁员与保姆,但她依旧觉得力不从心。

  2012年9月,当第二个小孩出生后,杨女士想再找个高级管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最好是有大学学历的年轻女性”,能安排孩子膳食搭配,接大女儿上学,能陪老人聊天,负责家庭日常生活用品购买,同时协助管理现有的保洁员与保姆等。杨女士在心里预设了这名高级管家的“家庭角色”。

  几个月以来,按照设定的高级管家标准,杨女士接连找了5家家政公司,均被告知“普通家政工有很多,但没有你想找的那种”。日前,杨女士不得不向记者求助,尽管她开出了7000元月薪,托家政公司和相关朋友多方寻找,至今未能如愿。

  家政公司:

  潜在需求确实很大“人才缺口约10万”

  “想像一下,清晨起床家里窗明几净,整洁的衣物已提前熨好摆在床头;客厅有鲜花绽放,吃完营养早餐,出门办事前,最佳路线已送到手上;有专人送孩子上学,周末还能为你安排一场高水准家庭商务party……”

  提起高端家政,1988年在国内率先创办武汉现代家政进修学院的冯觉新教授,这样描述。

  据其介绍,家政服务分三个层次:煮饭、洗衣等简单劳务型;育婴、营养等知识技能型;家务管理、娱乐安排等专家管理型。高端家政人员,属集高端服务技能于一身的复合型人才。

  “武汉有大批企业高管或高知家庭,有聘请高端家政服务的需求,且不在少数。”近日,武汉市家庭服务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书林告诉记者,他对武汉“高端家政”的市场前景很看好:“有聘请高级管家意愿的,一般是高收入家庭,而武汉富人很多。”

  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湖北千万富豪达14400位,其中武汉占近半比例。“但从目前来看,能提供高端家政服务的公司并不多,而全省这类人才缺口至少10万人。”李书林说。

  前不久,武汉白领家政公司负责人王俊兰接到了1份用工订单,客户需要1名高级管家,费用不是问题。尽管公司运行已10年,但这个订单让她颇伤脑筋:手下家政员工不少,可高级管家短时间内很难到位。

  “高端家政业务,目前好像也不多。”1月25日,武汉名达家政公司负责人之一春晓回忆说,入行6年,总共遇到过2笔高端家政业务:2009年,一名在深圳某企业任高管的中年女士,找到她所在公司,称父母在汉,想找个高级管家,来管理父母家其他保姆,此外要求会开车,懂养生保健等。一年后,另一名在重庆经商的客户找上门,希望找一名英语水平高,兼育婴师、保姆于一身,会开车的女大学毕业生,替他在汉照顾妻小,“签3年合同,年薪10万元!”但限于公司没这方面人才,两笔业务均泡汤了。

  市场探访:

  20家公司九成仍在观望缺乏好的人才培训渠道

  联想到这两笔未做成的业务,春晓一度考虑过想打开高端家政市场,但由于无法确认该市场潜力,直到如今仍持观望态度。

  记者走访武汉近20家家政公司发现,90%的公司负责人认为,目前市场尚停留在传统家政服务方面,至于高端家政,他们还不愿轻易“试水”。

  江汉大学准毕业生熊坤打算毕业后创办一家家政中介公司,开发高端家政服务。

  开家政公司10年的王俊兰告诉记者,她已察觉到,武汉高端家政市场需求从无到有,而且会越来越多,“但现实是,不光是公司,整个行业缺乏良好的人才培训渠道。”

  当年投身家政中介市场,王俊兰看中的是这行门槛低、成本不高。目前武汉市家政服务人员中,小学、初中文化程度占了绝大多数。

  鑫连鑫家政公司负责人陶女士告诉记者,不是没想过给员工培训,但一是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与成本投入,二是这行流动性太强,“辛苦培养出来的人才,跳槽咋办?”

  一方面,是高端客户愿出高价却找不到“高端服务”;另一方面,是家政公司拿不出符合条件的人才。

  李书林则认为,目前的问题是,家政公司整体发展水平有限,所能提供的服务与高端客户的需求无法匹配。

  他介绍,目前武汉登记在册的家政公司共2000多家,但大多数规模不大,难以提供高端家政服务,“所以,客户更愿去外省聘请,甚至请菲佣。”

  前景展望:

  大学生或是后备人选“钱景”看好过程艰难

  在沿海及发达城市,高端家政市场已渐成气候。有媒体报道,在北京上海等地,高端家政人员年薪普遍超15万元。如此高薪,吸引了部分年轻人投身该行业。“高端家政需具备多种技能。若缺乏专业理论指导与培训,就算是大学生,也很难从事这一行业。”武汉现代家政进修学院院长冯觉新说。早在1988年,该校曾在全国率先开展家政学教育。由于多方原因,这一专业已不再进行高考统招。

  为打通人才培育渠道,去年9月,洪山人力资源市场曾计划成立武汉首家保姆市场,利用周边大中专院校资源,组织高学历年轻人,培训后试水武汉高端家政市场。

  然而近日,该项目一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高端家政行业“钱”景看好,但招收不到愿意参加培训的高学历人员。目前,这一计划已搁浅。

  对此,冯觉新分析,“现阶段,很多人存在误解,仍停留在‘家政就是伺候人’的老观念上。”

  近日,记者随机采访了25名年轻人,结果发现,只有湖北中医药大学大一学生万丹慧明确表示今后愿从事高端家政业。半年前开始关注这行的她认为,这一行薪水高加上雇主素质一般较高,能提供锻炼平台。

  其余24人均表示,不愿从事高端家政行业,理由是“就算再高端,也是把自己局限在某一个小圈子里”、“担心与雇主短期内难以磨合”等。

  王俊兰则认为,在武汉,高端家政相关的行业服务标准、待遇水平等都有待标准化、规范化。她称,自己会持续关注,“找到有实力的合作企业后,随时介入。”

  李书林表示,武汉的高端家政市场尚需培育,相关职业教育也还有待加强。待相关培训渠道完善后,市场会渐渐打开,武汉高端家政,必将迎来春天。

  武汉高级管家苏女士:

  “干这行很快乐”

  今年49岁的苏女士(应采访要求不公开姓名)是武汉人,目前正在从事高端家政。

  1月27日一早,她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和记者见面。

  身材匀称,齐肩栗色卷发,淡妆,着休闲服的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能力与亲和兼具。

  毕业于大专师范院校的她,早年做过小学老师,后来在私企和国企做行政,其间拿到了大学文凭。本来,她可在企业做到退休。但去年,经朋友介绍,她辞职到一名雇主家做“高级管家”。

  苏女士告诉记者,雇主之所以找到她,一是看中她当过老师,会开车,能带小孩;二是她做过公司行政,能协调管理雇主家另外的保姆;另外,她还能组织家庭商务Party。

  苏女士的雇主,是一家企业高管,家中另聘有保洁员与厨娘。

  每天清晨,苏女士协调厨娘安排好雇主一家人的早餐,然后开车送雇主家的小孩上学,顺便采购一家人近几天的生活用品。回到雇主家,她还要检查卫生,指导保洁员分门别类洗护衣物;陪家里老人聊天、散步。下午接客户孩子放学,并安排一家人的晚餐。

  碰上客户出差,她还肩负着出行计划、订票等事务。

  苏女士回忆说,一次,女主人去外地出差。了解到她回家时间,苏女士按其口味,安排厨娘精心做了一桌家常菜;又亲自将家里重新布置了一番,提前调好空调温度。“在外奔波了一周,主人回家时看到这一切,开心得不得了。”“用心对工作对雇主,对方能感觉到,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感。”苏女士说,半年来,她持续充电,还打算学习心理学。据悉,她的月薪已达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