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fsdf sd f

服务案例

  • 服务案例

我家保姆的故事

       城市人口几乎都有请保姆的经历,请大家来这里讲一讲你家保姆的故事。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农村问题的一个侧面。 
我来带一个头—— 
       我母亲八十岁了,行动不便。因此,必须请保姆以照顾她。经人介绍,我妹妹请了一位姓安的大嫂。人家毕竟是个当家人,干活比较利索,人也开朗乐观,逗得老人家一天笑嘻嘻的。 
       大嫂是郊区农民,有一子三女。但只有幺姑娘为她所出。丈夫因车祸失去劳动能力。前头门的三个孩子都成家了,但都没有一家有正式工作,生活非常窘迫。只有大姑娘进了城,当了个居委会主任,好歹算是个“公家人”吧。幺姑娘在师专念大二,一说起学费,大嫂就一脸的惨然。 
       “我虽然是后妈,但是,我对孩子门很好,宁可自己少吃点,也要照顾好孩子们。人心都是肉长的呀!好容易把他们拉扯大了,还成了家。我也对得起死去的前头门的了。去年我得了脑血栓,差点要了我的命。幸亏我那大姑娘找钱送我到医院。跟你讲呀,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勒!现在有时候还手脚麻木!” 
       我妹妹一听,差点晕了过去——妈呀!她要是旧病复发,咱们怎么办? 
       但是,“先说断,后不乱”,已经跟人家谈妥了工作两个月,咱们总不能失信于人,把人家辞退了吧。而且,大嫂很看重这份工作,况且老人家也喜欢她。我妹妹心一软,就开不了口。只祈求红军菩萨保佑:这两个月千万别出事! 
       妹妹来找我诉苦。我说:不要紧,咱们的点子(运气)不会这么差!我还残留了一点“社会主义”,所谓“一人工作,全家吃药”,我去给她开点好药治一下。那些贪官把国家都挖空了,老子也挖一点替天行道吧! 
       大嫂的幺姑娘英语好,我的一个徒弟是一补习学校的校长,这就给她找了一份代课,而且同她在学校的学习时间是错开的。 
阿弥陀佛!那两个月果真平安度过了。
       大嫂没有说慌。我因为给她姑娘找兼课,去过她家。一句话:惨不忍睹。最可恨的是她那不争气的宝贝儿子,靠老婆做小生意养活,还要又打又骂。他懒惰也罢,还要赌博。听说妹妹一月上课有五百元收入,他说:“哇,你跑两趟就成了高薪阶层了!”说得人心里酸酸的。